是不是想要了这就给你 我想要你裤子里的一个东西

  就连韩菲,也仅仅只是打烂了两个瓶子,教导的嬷嬷照例又给扣了五分,随即就不管韩菲了,孺子不可教也,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
  韩菲也不在意,左右她又不是真的要捧着前几名的名头从这里‘毕业’的,只要能安安稳稳的离开就不错了。

  后来那个负责教导的嬷嬷实在看不顺眼韩菲如此‘愚笨’的模样,就将韩菲给派去送东西了,韩菲也没有拒绝,便手里拖着一个托盘,上面放着一碗漆黑的中药,给另一边的姑嬷嬷送去。

  姑嬷嬷在这么个阿玛宫里具有相当大的分量,出去第一天将她们这些个小姐们领回来后就没有出现过了,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里,韩菲听见那些嬷嬷们讨论过,好像是姑嬷嬷身子不适。

  这么看来,倒是真的了。

  韩菲来到了门外,敲了敲门,道:“姑嬷嬷,药来了。”

  里头传来了响声,道:“进来吧。”

  韩菲推开了门,就看见姑嬷嬷坐在了榻上,像是方才歇息着,现在醒来精神状态不太好。

  韩菲皱了皱眉,这岂止是精神状态不太好,本就上了点年纪,加上病痛,现在的姑嬷嬷都看不出初见那会的精神劲儿,这才两天怎么会衰老得那么快?

  姑嬷嬷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这次来送药的会是韩菲,道:“将药放下吧,有劳了。”

  韩菲将药放下了,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就听见了后头的咳嗽声,像是要将肺都给咳出来一般。

  这可不是普通的风寒啊……

  终究是敌不过内心一个医者的心,哪怕换了个皮囊韩菲还是没有忍住道:“姑嬷嬷可是染上风寒了?”

  姑嬷嬷咳去了半条命,听见这句话有些诧异,但还是点头道:“许是着了凉吧,最近宫里染上风寒的人多了,我已让人熬了姜汤,届时会让你们喝下暖暖胃,也好抵御。”

  韩菲不得不再一次感叹,这个姑嬷嬷就是个面冷心热的主儿,自己病了半死不活的不说,还记得给她们这些秀女备姜汤。

  “敢问姑嬷嬷一句着症状是何时开始的?”

  眼揪着姑嬷嬷疑虑加深的脸色,韩菲只好加了一句:“韩菲自幼念了些医书,懂得一些医术,上不得台面,但风寒还是明白的。”

  姑嬷嬷了然,这些大家闺秀喜欢看些杂书也并不奇怪,左右不过是好心,便道:“有心了,前日里染上的风寒。”

  “咳嗽剧烈吗?”

  “夜不能寐。”

  “可有身子发热?”

  “微热。”

  “口舌干否?”

  “尚且。”

  “嗜睡否?”

  “是。”

  韩菲想了想大抵明白了,点头道:“姑嬷嬷怕是前些天出了门吧。”

  姑嬷嬷诧异道:“姑娘怎知?”

  韩菲了然,道:“这并非着了凉,而是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韩菲说不出来,她要怎么解释流感这两个词?这不是热感冒,明显就是病毒感冒了,反正就是被人传染的,加上前面姑嬷嬷说了宫里不少人感染了风寒,一琢磨就知道了。

  普通感冒哪里反应这么快的。

  这碗药她刚也闻了,配方没错,的确是对热感冒有用,但对于流感药效就不够了怪不得姑嬷嬷的情况那么糟糕了。

  “而是什么?”

  姑嬷嬷的话将韩菲给扯了回来,后者愣了愣,道:“若是姑嬷嬷信得过我,便按着这个药方抓些药吧。若是信不过,姑嬷嬷可在床上躺上一日,用以冬被压着,不让风进去,并饮用热水,熬出一身汗来尚且舒服些。”

  韩菲看了看案桌上放着笔纸,便走去,提笔将药方写下来,一边写一边字正腔圆的说着:“桂枝三两去皮,甘草二两炙,生薑三两切,大枣十二枚擘,牡蛎五两熬,蜀漆三两洗去腥,龙骨四两,以水一斗二升,先煮漆,减二升,内诸葯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。”

  落笔后,韩菲吹了吹,便满意了,转头一看,就对上了姑嬷嬷审视的目光,当下冷汗就掉了下来。

  她怎么就大意了!这么顺手就干了这事!在古代里不是大夫乱开药方可是一个大忌!

  就在韩菲着急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,姑嬷嬷收回了审视的目光,道:“姑娘的药方留下吧。”

  韩菲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

  “回去吧,这两天的步子训练不要落下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韩菲立刻灵敏的就要退下,就在她准备关上房门时,里面的姑嬷嬷说话了。

  “记得了,步子要直要稳需得目视前方,不可左右胡看,脚尖着地,脚跟要贴,呈走,心中有尺,心里有路,便可走直走稳,尽显大家闺秀。”

  韩菲如获至宝,连忙将每一个字都给记住了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,对着姑嬷嬷响亮的喊了声:“是,姑嬷嬷,韩菲记得了!祝姑嬷嬷身体早日康复!”

  韩菲此刻恨不得高歌一曲了,果然来这里一趟还是有收获的,便好心情的离开了。

  直到房门关上后,姑嬷嬷才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,随即艰难的起身从榻上下来,走近了案桌,就看见那张写满了字体的纸张。

  姑嬷嬷将纸张拿起,认认真真的看着上面的字体。

  那字规规整整,大方得体,韵味十足,在转笔之间还捎带着飘逸,倒是难得的好字。

  俗话说字如其人,或许,倒是她小看了这姑娘。

  但近日里宫中风寒肆虐,听闻连皇上也抱恙,若这方子……

  姑嬷嬷又打消了自己的念头,暗自感叹自己是老糊涂了,这么个黄毛丫头写的药方用不得皇上那里,还是自己试试吧,左右那个姑娘不像是有坏心。

  随即姑嬷嬷便将药方收下了,疲困来袭,就回到床上躺下了,但在临睡之际想起韩菲所说,迟疑了一下,仍是将一床冬被拿了出来,将自己给捂得严实了,在临睡之际暗叹自己还真是信任那姑娘的话。

  回去后,韩菲按着姑嬷嬷给她的提示,再加上锲而不舍的努力,她终于可以完美的做到顶着个瓶子走路了,这令教导的嬷嬷们都惊奇了一阵,只当这韩菲是突然开窍了。

  但这个时候基本别的秀女们早就能做到了,毫无疑问,韩菲还是最差劲的那一个,但她本人也不在意,这第一阶段的训练也算是结束了。

  但在进入第二阶段训练之前,嬷嬷们突然给全部秀女放假了一天,并勒令秀女们最好不要踏出房门一步,随即嬷嬷们就神情紧张的穿梭在宫里,也不知是在做什么。

  不是没有人好奇的,但经过这么几天的训练,姑娘们都知道阿玛宫的规矩森严,随意触犯的话被踢出宫都是有可能的,只好按捺住好奇心,呆在自己的房里,左右就当是给自己放了个假了。

  韩菲更是珍惜这来自不易的假期,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就打算做一天的体操,这是她每天都必备的功课,所以才会导致她经常白天没有精神。

  系统这几日倒是难得的消停了一段时间,没有时不时就蹦出来发布任务,韩菲干脆就将所有空闲时间来练操了。

  正当韩菲在屋子里‘姿势不雅’的做着操时,门被吭的一声推开了,站在门口的姑嬷嬷怪异的看着韩菲。

  韩菲扭着腰的动作怎么也做不下去了,咳了一下,缓缓的将卷起的袖子一点点的放下了,顺便将卷在一起的长发给拆开了。

  韩菲尴尬极了,她没有想到姑嬷嬷会亲自出现在她房里,还没有一点儿生息!

  最后,韩菲硬着头皮问了声好,“姑嬷嬷有事吗?”

  姑嬷嬷静静的将眼神收回来,淡淡的说道:“姑娘好雅兴。”

  韩菲有些囧了,扯了个借口,道:“最近风寒肆虐,韩菲想着锻炼一下身体以免病着了。”

  好在姑嬷嬷并没有太计较韩菲惊世骇俗的动作,道:“姑娘还是多在意自己的利益体态才是。”

  韩菲干脆认错,“姑嬷嬷教训得是,韩菲记下了。”

  姑嬷嬷嗯了一声,道:“你那药方子……”

  韩菲立刻接嘴:“是韩菲不才,让姑嬷嬷受累了。”

  姑嬷嬷:“……”

  鉴于韩菲这一副过于乖巧的模样,姑嬷嬷直接开口了:“药方不错,你当真是懂医?”

  韩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姑嬷嬷,确定对方不是来兴师问罪之后才谦虚的说道:“略懂略懂。”

  姑嬷嬷皱眉:“懂就是懂,不懂便是不懂。”

  韩菲一个激灵喊:“懂!”

  姑嬷嬷的眼神更深了,道:“我曾听闻韩丞相家的闺阁小姐并不懂医术。”

  韩菲的冷汗又开始冒了,这姑嬷嬷到底是来做什么的!一会套话一会质问!

  “韩菲偶尔在家中书阁阅览医书,日积月累下略懂皮毛罢了,上不得台面。”

  姑嬷嬷哼了一声,“那你方才为何如此直接承认自己会医,且那方子……可不是一星半点的皮毛可写。”

  韩菲脸色一变,但还是故作冷静的说道:“医书中记载有此药方,效用不错,韩菲亲自用过,便才斗胆献给姑嬷嬷,是韩菲疏忽了。”

  姑嬷嬷上前一步,直接道:“来历不明的药方未经认证,擅自用药,实乃大忌,此错深重,你可知?”

  韩菲直接跪下了,姿势有些可笑,像是没了腿的肉丸子,但她的脸色却有些发白了,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,道:“韩菲知错了,请姑嬷嬷恕罪。”

  姑嬷嬷没有开口,而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韩菲,后者早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,一时的好意却不想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大的把柄,这下子根本就收不了场子!

  更坑爹的是淘宝在这个时候装死,怎么戳都没有反应了!

  姑嬷嬷看韩菲的脸色发白之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姑娘懂医的事可还有人知道?”

  韩菲愣了一下,不明白姑嬷嬷怎么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,稍作犹豫,便道:“未有。”

  姑嬷嬷满意的点点头,道:“今夜便来我房里,记得了,不可声张,独自前来。”

  留下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后,姑嬷嬷就这么施施然的走了。

  跪在地上的韩菲一下子软了,大口大口的喘气着,刚刚那一阵压迫感太强令她以为下一刻就要被完全看穿了。

  看来,还是她小看了这里人的手段,是她大意了。

  韩菲有些沮丧的坐在地上,不想起来。

  而这个时候装死的系统开口了。

  “请宿主不要丧气!”

  韩菲这个时候也懒得怪罪系统了,而是颓然说道:“喂,淘宝,你真的觉得我能完成你那些任务吗?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好对付的,我又不是那些小说里的主角,一穿越就什么都懂了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现在我觉得我连活着都困难了。”

  “宿主在怀疑什么?”

  韩菲半阖着眼,突然有种泄了气,道:“我不过是给了一个药方却被拿捏住了把柄,我这样的智商根本就斗不过这些深宫大院里的女人,光看那些电视剧还不觉得,现在……呵,一个姑嬷嬷就可以将我打垮了。”

  “宿主未免太悲观了。”

  韩菲突然有些委屈了,道:“我为什么连走路都要练习,我原本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,我甚至连重要的人都救不活,我不懂那些什么计谋,我也不是什么特工警察,不能一招拿人性命,我还容易心软,我只是个普通人啊!我什么都不会,你选了我有什么用,甚至我现在这个体形让我逃走都跑不动,走两步还要喘气的猪一样!”

  “噗——”

  “你笑什么!”

  “宿主说出来了心里舒服了吗?”

  韩菲挪动了一下,用手背狠狠的抹掉了快要落下来的眼泪,随后说了一句:“嗯,舒服了一点了。”

  “宿主不必担心,淘宝与您同行。”

  “呵,你有什么用?我至今都没发现你的作用,只会让我做这个做那个,我一点福利都没有享受到!还被电过好几次了!”

  “那是因为宿主前期积累的星币太少了,后期的任务奖励可是非常多的,宿主要加油!”

  韩菲沉默了一下,自己艰难的爬起来,抖了抖自己的肉,道:“算了,我也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,大不了就再死一次算了。”

  尽管是说着这么丧气的话,但韩菲的眼睛里却第一次带上了一抹认真,似乎那一个吊儿郎当,得过且过的韩菲褪去了。

  有些负面情绪并不是不表现出来就会消失了,在没心没肺的心态下没人知道韩菲压抑的情绪,加上被姑嬷嬷刺了一下之后,所有的负面情绪一下子爆发了,这才令韩菲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
  是夜,韩菲应约独自一人来到了姑嬷嬷的门前,还未等她敲门,木门就打开了,一身正装的姑嬷嬷出现在韩菲的面前。

  看样子,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等着她出现一般。

  韩菲小心翼翼的说了句:“给姑嬷嬷问好。”

  姑嬷嬷走出房,将门带上了之后,直接说道:“跟着我来。”

  说罢便带头往前走,满肚子疑问的韩菲只好听话的跟在了身后。

  姑嬷嬷的脚步很快,韩菲不得不小跑才跟得上。

  “我教你的步伐都忘了吗?”

  韩菲一个激灵,下意识的就双腿笔直的走,愣是从肥硕的身躯中看出了那么一丝飘逸的步伐来。

  姑嬷嬷收回了视线,但还是放满了脚步好让韩菲可以跟得上。

  两人穿过了半个院子,兜兜转转,走得韩菲都有些蒙了才停下,这一停下不要紧,韩菲却发现她们居然来到了那一座熟悉的假山前。

  赫然就是她之前穿过的那座假山!

  姑嬷嬷停下后,淡淡的说道;“可有人知道你出来?”

  韩菲忙道:“未有。”

  姑嬷嬷唔了一声,道:“我要你立下誓言,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都不可泄漏一个字,否则万箭穿心,不得好死。”

  韩菲一惊,偷偷的瞄了一眼姑嬷嬷,就想往回走了。

  那么毒的誓言,她不去还不行么!

  姑嬷嬷淡淡的说道:“私用药方是大罪。”

  韩菲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,嘴里蹦出:“我发誓,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不会泄漏一个字,如有违反必将万箭穿心,不得好死。”

  姑嬷嬷满意了,点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  话落,就领着韩菲往假山里撞过去,韩菲心里有了猜测,果不其然,这个姑嬷嬷也是知道在假山里面有一条通道的,在进入通道之前她还看了看韩菲的肚子。

  许是姑嬷嬷的视线太迫人,韩菲觉得她的大肚子有点灼热,不由自主的开始收腹,收,收,收……

  姑嬷嬷满意了,道:“保持住,我们过去。”

  韩菲在心底欲哭无泪了,只能尽力将自己的身形给收住,然后艰难的穿过了那条假山的隧道。

  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,韩菲再也不敢掉以轻心,一口气硬是憋到了出了洞口才松懈下来。

  韩菲在出来后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个凉亭,但是随即失落了,那晚那个神秘的面具人不在,空荡荡的凉亭倒是显得有几分寂寥了。

  “看什么?快跟上。”

  韩菲回过神来,连忙跟在姑嬷嬷的身上,在她的带路下她们又是一阵七拐八拐,但这里和阿玛宫不同,这里荒芜得厉害,杂草都长得半人高了,处处透着一股子的荒凉,还有些阴森。

  偌大的皇宫怎么会有这样荒凉的地方?

  就像是一个鬼屋一样。

  而姑嬷嬷带她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?

  很快,韩菲就得到了答案,她们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厢房前,那关上的木门里头隐隐传来了声响,一阵一阵的,像是咳嗽的声音。

  姑嬷嬷终于不再是那一副平淡的面孔,而是换上了少见的担忧,在门口处喊了一声:“王爷,奴婢到了。”

  韩菲被惊得僵住了。

  里头传来了一个淡漠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 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,姑嬷嬷轻手轻脚的走进去,屋子里头一片黑暗,也没有点火,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韩菲跟在后头也进去了,但是险些被脚底的门槛给绊倒,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就不小心撞倒了身边的椅子。

  一声巨大的声响打破了一房子的寂静。

  韩菲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,尴尬的站在原地,低低的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姑嬷嬷此刻想掐死韩菲的心都有了,连忙道:“王爷赎罪,这孩子许是太过紧张看不清了。”

  半响,黑暗中传来淡淡的声响:“无碍。”

  随即又是一阵咳嗽,快要将肺都咳出来了。

  姑嬷嬷更紧张了,熟门熟路的在柜子里翻出油灯,准备点灯,而韩菲习惯了黑暗之后,在前方靠近窗子的地方,借着淡淡的月光看见了那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
  颀长单薄,就这么像是石头一样坐在哪里,月光将人影的边缘都渡了一层朦胧的美感。

  韩菲移不开视线,看傻了,直到火光亮起,光明驱逐了黑暗,她终于看见了那个男人。

  一身白衫松松的系在身上,纤长乌黑的发丝只用一根墨绿绸带绑着,脸上,一张遮住了三分之二的面具整个盖住了,露出来的下巴白皙得近乎透明了。

  这个人……

  她见过……

  那双在面具底下露出的眼睛,瞳孔黑得吓人,像是深渊一样将灵魂都吸进去了,但是……冷,很冷,那双眼里没有任何感情。

  慢慢的,薄唇勾起,像是鬼魅一般的微笑令韩菲久久的惊艳在原地。

  “将眼睛挖出来。”

  一字一句仿佛像是冰渣子一般的话语将韩菲给砸醒了,她一紧张之下腿一软,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  作为暗中目睹一切的系统感叹一声,果然不愧是最狗腿的一个宿主。

  姑嬷嬷连忙上前,道:“请王爷赎罪,这孩子不懂事得罪了王爷,韩菲,还不快认错!”

  韩菲额头冒出了冷汗,这时她终于意识到王爷这两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,自己刚刚那样直勾勾的目光可是说是大不敬了!

  “对,对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”

  电光石火间,韩菲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借口,想也不想直接开口,“我只是看见王爷印堂发黑,恐怕有血光之灾!”

  姑嬷嬷:“……”

  哎哟!她怕是带了个傻子过来吧!

  这面具遮挡了大半你是怎么看得见人家的印堂!这乌漆墨黑的,还印堂发黑!

  韩菲自己也僵住了,反应过来那句话的意思后恨不得将自己掐死了,“不是,我是说,我……”

  “呵。血光之灾么……”

  那人慢慢的低下了头,放在腿上的收慢慢握紧了,随即道:“如有血光之灾,那你该如何。”

  “叮——男神主动发出请求,请宿主答应!请宿主答应!紧急情况,请宿主答应!”